Mads 作品

喬納森之死

    

靜無聲。空氣中蔓延著濃濃的血腥味,夾雜在腐朽的潮氣中,散發著肅穆、恐怖的氣息,讓人隻想逃離。緩慢的腳步聲由遠及近,黑色的漆皮牛津鞋在肮臟的環境裡的格格不入。莫裡亞蒂蹙著眉頭,漆黑的雙目犀利地盯著前方,下巴因疲憊已經長出細微胡茬,他雙手插在西褲口袋中,邁著沉重的步伐走向濃霧深處。一具男屍赫然映入眼簾。金髮男子的衣服破損嚴重,佈滿斑駁的血跡,但仍能看出材質低調奢華。他的雙手被緊緊綁在了椅子上,粗糙的麻...-

淩晨.海格特.

天還未亮,濃霧覆蓋的海格特一如既往地陰暗潮濕。此時的默頓港寂靜無聲。

空氣中蔓延著濃濃的血腥味,夾雜在腐朽的潮氣中,散發著肅穆、恐怖的氣息,讓人隻想逃離。

緩慢的腳步聲由遠及近,黑色的漆皮牛津鞋在肮臟的環境裡的格格不入。

莫裡亞蒂蹙著眉頭,漆黑的雙目犀利地盯著前方,下巴因疲憊已經長出細微胡茬,他雙手插在西褲口袋中,邁著沉重的步伐走向濃霧深處。

一具男屍赫然映入眼簾。金髮男子的衣服破損嚴重,佈滿斑駁的血跡,但仍能看出材質低調奢華。

他的雙手被緊緊綁在了椅子上,粗糙的麻繩勒出了道道血痕,他死前經曆了嚴刑拷打,不斷掙紮。他頭部中了數槍,死狀慘烈。

凶手殘忍地射殺了他,不,應該說是處決了他,用典型的美國□□辦事的手段,令人作嘔。

他剛死不久,頭向後仰著,前額的金色短髮被染成血色,滿臉都是凝固了的血液,雙眼驚恐地瞪大,傷痕累累的四肢趨於冰涼。

莫裡亞蒂承認了這個事實——喬納森·皮爾格雷姆死了。

不該是這樣的!喬納森此時應該拿著最新的情報在這裡等著他,聽從他的下一步命令。而不是被殺害在這破敗的默頓港,死不瞑目。

莫裡亞蒂的神色愈發凝重,悲傷席捲了他的心。但這種愚蠢的感情僅僅維持了五秒鐘,隨之而來的是潑天的怒火與仇恨。

一個極其大膽的計劃閃現在了莫裡亞蒂的腦海裡。

莫裡亞蒂府邸.

天剛矇矇亮,微弱的光線從窗子中透了進來,泄在木質的華麗書桌上。

書房裡仍亮著燈,暖色的柔光環抱著坐在桌前孤傲、優美的女人。

女人長得極其驚豔,肌膚雪白透光。烏黑的長髮如黑夜帷幔般垂下,長睫向下垂著,墨色的雙眸清冷地盯著手中的信件,鼻梁高挑,紅唇微閉。

微蹙的眉頭暗示著克裡絲汀此時的心情不悅,她已徹夜未眠。

寂靜無聲的莊園被遠處傳來的馬蹄聲喚醒,清脆又急促,馬車越來越近,隨著一聲嗬斥停在了大門中央,管家西蒙恭敬地侍在門口。

馬伕從位置上跳下,彎腰麵無表情地拉開車門。

莫裡亞蒂緩慢地走下馬車,麵色凝重地進入了府邸。縱使被暖色調的燈光點亮著,整個府邸仍在奢靡中滲透著恐怖的氣息。

幾幅優美的風景畫嵌在米色的繁花牆紙上,顯示著主人們不凡的品位。

“踏,踏,踏……”莫裡亞蒂沉默著走上了樓梯,穩健的腳步聲停在書房門口,而後進入了書房。

克裡絲汀察覺到聲響,微微抬頭,平靜地注視著來人,用陳述的語氣說:“喬納森死了……”

-,散發著肅穆、恐怖的氣息,讓人隻想逃離。緩慢的腳步聲由遠及近,黑色的漆皮牛津鞋在肮臟的環境裡的格格不入。莫裡亞蒂蹙著眉頭,漆黑的雙目犀利地盯著前方,下巴因疲憊已經長出細微胡茬,他雙手插在西褲口袋中,邁著沉重的步伐走向濃霧深處。一具男屍赫然映入眼簾。金髮男子的衣服破損嚴重,佈滿斑駁的血跡,但仍能看出材質低調奢華。他的雙手被緊緊綁在了椅子上,粗糙的麻繩勒出了道道血痕,他死前經曆了嚴刑拷打,不斷掙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