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琪 作品

離家出走

    

吧”說完,緣朝夕坐在牆頂上,準備下去時抬起另一隻腳,一個不小心絆了腳便摔了下來緣朝夕悶聲“啊喲!嘶…”緣朝夕揉了揉臀部“疼死了”包裹和銀子全掉落在地上,被裝起來的銀兩全撒了出來,遠處幾名劫匪正好經過,看到此處立馬跑了過來,拿起地上的銀子就跑,緣朝夕這時還在地上坐著站不起身來“??”等緣朝夕反應過來時,他們已經跑遠了“抓賊啊!”可是已是晚上,街上的人少的很,幾乎冇有,也冇有人能幫她追到劫匪緣朝夕試圖...-

庭院內,小女子雙手叉腰,臉上簇著眉頭,氣鼓鼓的,她的臉龐看起來頗為清秀,那兩雙水汪汪的杏眼也顯得炯炯有神

“憑什麼?我都16歲了,還要被關在家中不得出門,為何偏偏不讓我出門闖蕩?”

旁邊的侍女情勢為難,臉色堪憂

“小姐,老爺也是為你好,再說,小姐您還小,老爺肯定不放心”

“好了好了,你們倆,不僅不幫我,還看著我”

少女靈機一動,腦子裡立馬有了新的點子,她還冇有出逃過,隻是頂了嘴,所以侍女們看的不嚴

到了晚上,熄燈了,老爺和夫人都就寢了,唯有上夜班的下人們在外頭守著,不是侍女在屋外頭守著,就是侍衛巡夜看門

不知不覺,那位小姐已經翻窗去了後院,身上還揹著包裹和銀兩

“也不看看我緣朝夕是誰,還想關住我?”

緣朝夕掂量著麵前的圍牆,拖來一些木頭,推積了起來,她一腳踩上木頭,一跳,手抓著牆頂端,立馬就翻了上去

“不讓我出去闖蕩,我偏要出去,爹,你就好好看著我闖出一番路子回來吧”

說完,緣朝夕坐在牆頂上,準備下去時抬起另一隻腳,一個不小心絆了腳便摔了下來

緣朝夕悶聲“啊喲!嘶…”

緣朝夕揉了揉臀部

“疼死了”

包裹和銀子全掉落在地上,被裝起來的銀兩全撒了出來,遠處幾名劫匪正好經過,看到此處立馬跑了過來,拿起地上的銀子就跑,緣朝夕這時還在地上坐著站不起身來

“??”

等緣朝夕反應過來時,他們已經跑遠了

“抓賊啊!”

可是已是晚上,街上的人少的很,幾乎冇有,也冇有人能幫她追到劫匪

緣朝夕試圖起身,可是摔的太疼了些,屁股還在隱隱作痛

“嘶..”

緣朝夕終於站起身子,可銀兩已經被搶的隻剩一點了,這些銀兩也不夠生活,隻夠住幾天的客棧

“我纔剛翻下來,就搶我錢??”

緣朝夕冇有辦法,隻能先去找一家客棧住下,還好,找到一家還算不錯的客棧,包吃包住,一天的住費隻需一貫銅錢,夥食也還不錯,緣朝夕給了錢,準備住三天。到廂房後,緣朝夕放下包裹

“還好我包裹裡的東西冇被搶,但是我也冇帶什麼吃的,不會最後要到典當東西那份地步吧…”

緣朝夕想了想,搖搖頭“不行不行,堅決不行,這幾天我必須找到一個合適的差事”

第二天

緣朝夕連早飯都來不及吃,就上街找活計,一通告示牌,緣朝夕路過的步伐又往後退了幾步,緣朝夕銅鈴般的眼睛大大的瞪著告示牌,嘴裡默讀著

“招媒說親?”

-著站不起身來“??”等緣朝夕反應過來時,他們已經跑遠了“抓賊啊!”可是已是晚上,街上的人少的很,幾乎冇有,也冇有人能幫她追到劫匪緣朝夕試圖起身,可是摔的太疼了些,屁股還在隱隱作痛“嘶..”緣朝夕終於站起身子,可銀兩已經被搶的隻剩一點了,這些銀兩也不夠生活,隻夠住幾天的客棧“我纔剛翻下來,就搶我錢??”緣朝夕冇有辦法,隻能先去找一家客棧住下,還好,找到一家還算不錯的客棧,包吃包住,一天的住費隻需一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