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阿岸 作品

訂婚禮與挑釁

    

因為江舟又拿出來說。“勞資跟他沒關係,以後少在勞資麵前提這個人,冇了他,正好清靜。”青眾又灌了一口酒,大爺似的坐在沙發上,富二代氣質展現得淋漓儘致。“怎麼就冇有關係了?過年過節還得坐在一張桌子吃飯不是。”一個富二代接上話“對啊對啊”旁邊一堆人附和“以前是我們叫他嫂子,現在輪到眾哥叫嫂子了哈哈哈”“什麼嫂子,那是嬸嬸。”“啊,對、對”聽到這話,旁邊的富二代都鬨笑起來,旁邊的公主少爺不敢笑的太放肆,忍...-

青亦辰和江舟的訂婚宴在青家老宅舉行。

夜幕降臨,莊重的宅子燈光閃爍,像是星星墜落其間。在宴會上的兩位主角,一個是青老爺子老來得子,捧在手心的五少爺,一個是江家備受寵愛的小兒子,雖然隻是一個小小的訂婚宴,宴會廳卻也裝飾得富麗堂皇,從場麵佈置到點心酒水儘顯奢華。

商原帶著陳助理到的時候,宴會上已經來了不少人。身著精貴禮服,手端香檳美酒的賓客們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相互寒暄。商原一到就吸引力眾人的眼球。

在和客人們談笑的青老爺子注意到商原,笑著地跟賓客說了聲:“抱歉,我過去一下。”便帶著青亦辰和江舟過來跟商原敬酒。

“商總大駕光臨,感謝參加小兒訂婚宴哈哈。”青老爺子拄著柺杖,一身喜慶的紅色唐裝,,頭髮花白,麵目威嚴,不過對著商原多了幾分敬重。

青老爺子已經很老了,平常深居簡出,這次是因為愛子的喜事和商原的到來纔出來做主。

“青董客氣了,原某很榮幸。”商原客氣回道。

“這是耀華集團的商總。”請老爺子微微側身,把商原青亦辰和江舟,又對著商原道:“這是我的犬子和他未婚夫江舟。”

“商總好”青亦辰和江舟分彆跟商原敬酒。

商原看著這對穿著一黑一白西裝、長相出眾的未婚夫夫,他們站在青老爺子身後,身姿挺拔,看向對方的眼神流淌著愛意,神情是遮掩不住的幸福和激動,這樣看起來確實賞心悅目。

而青亦辰和青老爺子看起來不像是父子,兩人看起來更像爺孫。不過聽說青亦辰是青老爺子老來得子,青亦辰最小的姐姐都比他大上十幾歲,而青亦辰比青眾隻大了三歲。青老爺子對其是捧在手心裡寵。

“青少爺江少爺訂婚快樂。”商原跟他們碰杯後喝了一小口。

“以後就勞煩商總多照顧照顧這對小年輕了。”青老爺子看著他們笑道。

“您客氣了。”商原溫聲道。

其他賓客目光落到商原和青老爺子幾人身上,看著青老爺子客氣的態度,驚疑地問旁邊人商原什麼來頭。青家在榮城是老牌世家,讓青家家主都得客氣的人,估計跟青家差不多甚至更高。

有認識的解答道:“耀華集團總裁,聽說是從京城來的”

聽到的人都小聲地倒吸一口氣。京城是權力中心,家族之間錯綜複雜,多少都帶點關係的,有錢倒是其次,重點是有權,更彆說耀華集團的總裁可不是想彆家一樣單純給董事會工作的打工人,而是掌握公司大部分股份,有實權的主人,所以人家是真正的有權有錢。

一下子旁人看商原的眼神都帶了幾分熱切,連帶著對青家也忌憚了幾分。縱使有兩家合作的原因,但是隻是一個小輩的訂婚宴,助理到算是禮數到位了,但是商原本人出席,就能證明商原對這場宴會的重視程度了。

老爺子年事已高,受不得這樣繁忙的應酬,眉眼已有疲態,他又看了看商原,似乎有點為難。

“青董你先去忙,我自己就行了。”商原笑道。

“商總我過去一下,我讓我江家大少爺過來招待你,你們年齡相仿,估計更有話聊一些。”青老爺子抱歉道。

“招待不週,請多擔待。”青老爺子便在青老夫人的攙扶下離開。。

其他賓客看到青老爺子離開,都紛紛把商原圍在中間,湊到商原麵前自我介紹,但是更多的是跟商原打探三天前公佈的耀華集團個青氏集團的合作與智靈程式,順便尋求合作的。

雖然在人家訂婚宴上談合作對主人家和兩位新人不禮貌,但是目前也顧不得這麼多了,錯過了這次見麵,以後再約見就更難了。

商原長身鶴立在其間,一身黑色西裝,搭配簡單的白襯衫,雖然款式簡約,但是腕上的手錶和領帶上的領夾就能看出不凡。對於被圍在中心,商原並冇有表現出不耐煩或者厭惡,手裡握著酒杯,眼角帶著淡淡的笑,語氣不急不緩地跟眾人交談,氣勢慵懶而矜貴。

旁邊好幾位女士在偷偷打量著商原,臉頰通紅地跟姐妹玩笑。

江舟輕輕掃過眾人,眼神不自己帶了點煩躁,本來是他的訂婚宴,但是眾人討論的點都集中在青原兩家的合作與智靈程式上,訂婚禮變成了商業酒會,他們倒是成了次要,連祝福都是**兩家聯姻。青亦辰注意到江舟的情緒,握緊了江舟的手,無聲地安慰。江舟還是壓下去了那點躁意,對青亦辰露出一個溫柔的笑。

得到自己想要的資訊後,商原從交談裡脫身,把全部商談的細節交給了陳助理,在江澤的陪同下到了偏廳,這裡客人稍微少一點,可以適時休息一下。

在路上出了點意外,商原聽到一點爭執,抬眼望過去的時候剛好看到青眾神色囂張地將一杯紅酒倒在一個人頭上。

商原腳步一頓,江澤停下了對商原的介紹,問了一句“商總怎麼了。”

“江總先去忙吧,我自己可以了。”商原笑道。

商原謝絕了江澤的陪同,繼續往前走去。

……

眾創科技和耀華集團的合作他有插手,其他世家便以為是他代表青家談的合作,紛紛圍上他詢問細節和融資。青眾煩不勝煩,本來是給江舟添堵的,最後被煩的卻是他。所以趁眾人不在意偷溜到偏廳與朋友喝酒。

“眾哥你不講義氣,說好的一起當個擺爛的,你卻偷偷揹著我們努力。”沈辭鏡幽怨道,“害得現在你爸爸我回家都要被我爸媽唸叨。”

“對啊對啊,今晚不醉你就彆想走出‘傾城’。”李卓霖在一旁煽風點火。

“滾蛋,勞資哪次搞事業冇跟你們一起。”青眾笑罵道,一邊稍微抬起頭鬆了鬆領帶

“這次。”

“這次。”

沈辭鏡、李卓霖兩個人四隻眼睛直勾勾地看著青眾。

“……”

青眾被他們看得眼角一抽,拿起酒杯灌了一口酒。“給你們算上了。但是與青家的合作你們自己去說,勞資可幫不上忙。”

沈辭鏡和李卓霖對看了一眼,最後沈辭鏡聳了聳肩,“那還是算了,有點小錢喝酒就好了。”

自己跟青家那群老古董聯絡,還不如被自家爸媽唸叨呢。

“一個私生子,當然在青家上不上話。”一道嘲諷的聲音傳來。

青眾看著走過來的幾個人,為首的是淺藍色正裝的翟學蘇,青眾睨了他一眼,百無聊賴地說道:“哪都有狗叫聲。”

聽到這話,沈辭鏡和李卓霖毫不客氣地笑出聲。

翟學蘇一向覺得私生子上不了檯麵,但是青眾這個私生子不僅上了檯麵,還坐到了主桌,一直被翟學蘇視為眼中釘。青眾二世祖的名頭和跟江舟那點事鬨得人眾皆知,天天被追著罵渣男,翟學蘇功不可冇。翟學蘇討厭私生子就討厭,每次見麵明諷暗嘲兩句就當耳邊風,但是用這些手段販劍他頭上就活該被罵。

“青眾,現在青亦辰回來,你最後一點價值也冇了,我看你還能得以多久。”翟學蘇嘲弄道,毫不掩飾對青眾的惡意。他為這樣說青眾會驚慌或者心虛。

“至少能得意到你墳頭長草,就不勞煩翟大少費心了。”青眾笑得散漫,滿眼囂張。

“眾哥你這張嘴真毒哈哈哈。”沈辭鏡笑倒在沙發,而後又對翟學蘇勸道:“你看你說又說不過眾子,打也打不過,還傻不吧唧的湊上來乾嘛,我都以為你要暗戀我們眾子了哈哈哈哈哈哈。”

翟學蘇又青又紅,他身後幾個人也是漲紅了臉。

“勞資暗戀誰都不會暗戀他,也不知道跟他狐媚子的媽一樣賣過多少回了。”翟學蘇眉眼間都是厭惡。

話一出,他身邊的人想要阻止也來不及了,沈辭鏡也收斂了臉上的笑意,臉帶諷刺地看著他。李卓霖放下酒杯,似笑非笑地看著翟學蘇,輕歎了句,“有些人非要找抽,勸也勸不住。”

青眾神色平靜地走到他跟前,手裡慢慢晃動酒杯,裡麵過半杯紅色液體隨著他的動作搖晃,愣是冇流出來一滴。青眾身高隱隱壓了翟學蘇一頭,居高臨下地看著他。

“有些話呢說出來就要承擔後果。”青眾說著,慢慢將手中紅酒從翟學蘇的頭上倒下來。

明明青眾冇什麼表情,但是翟學蘇卻定在原地,不敢走開一步。他身體有些發抖,冰涼的液體從他頭頂留下來,滑過他的臉滴在地麵上,他還是第一次見過這樣的青眾,臉上冇有表情,但是一雙天生眼尾上挑狐狸眼似笑非笑地看著他,讓他心裡犯怵。他有那麼一瞬間後悔不挑人多的地方跟青眾對上了。隨後,他便看著青眾雙手扳斷高腳杯的腳,動作優雅,但是向前紮去的動作卻迅雷不及,快得讓人反應不過來。。

“啊———”

翟學蘇的肩旁傳來痛感,這次是溫熱的液體從他肩膀流出,混合著紅酒,把他的淺藍西裝染成了紅色。

翟學蘇一把抓住青眾拿酒杯的手,想要讓高腳杯的腳跟離開他的肩旁,卻怎麼也挪不動,反而牽動了傷口。

翟學蘇臉色蒼白,嘴唇上下抖動,“青…青眾,我爸媽不會放過你的。”

翟學蘇帶過來的人也慌了,翟學蘇出事,他們也逃脫不了乾係。

一個稍微膽大的扶住翟學蘇,抖著腿跟青眾說道:“眾少,今天是五少爺的大喜日子,鬨大了也不好,您…您能不能高抬貴手。”

說完,看青眾依舊冇鬆手,便用求助的眼神看向沈辭鏡和李卓霖。看到兩人事不關己的神情,他更慌了。

“說話呢,說出口之前先動動腦子,雖然你脖子上的臉看著寒磣,但腦子不能真的當成擺設,這次幸虧遇上我,不跟你計較,要是下次遇到彆人,你缺胳膊少腿的,你爸媽不是來找麻煩,是直接給你哭喪了”說完,青眾鬆開手,後退一步,高腳杯隨著他的動作掉在地上,“咣”的一聲四分五裂。

“滾吧。”

其他人不敢有怨言,生怕青眾反悔,連忙搬起翟學蘇就跑。而翟學蘇一邊抽氣,還不忘一邊放狠話。

青眾看著他們的動作輕笑了下,轉身想要坐回沙發,不經意間看見不遠處站著一個熟悉的人影。

青眾身體一僵,隨後放鬆下來,恣意一笑,聲音清脆。

“原哥你好呀。”

-。商原掩去眼眸中的深邃,並不接話。袁崇德也冇有要商原回答的意思,隨口聊起其他的,“在榮城還習慣嗎?”“還好。”等商原從禪雲苑出來的時候已經日落西頭了。助理為商原打開車門。司機回到駕駛位繫好安全帶,轉過頭問了一句:“原總,回哪?”“回萬境水岸吧。”背輕靠在後座上,慵懶道。商原打開車窗,夏末清涼的風吹進來。在下個紅綠燈路口的時候,商原瞥到旁邊紅色敞篷的寶馬車上的人有點眼熟,等轉過身去看的時候,寶馬車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