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星成海 作品

第 2 章

    

正好催眠,就算想練功,這瀑布底下也頗有氛圍感,他聽說是池青妤師姐專門替他選的地方。剛走進屋內,桃夏就歡快的直奔一盞燈,忙拿起燈,愛不釋手,陸豆看向那盞燈,光芒皎皎,不紮眼,應該是用的上好的星金石。環顧四周,看到滿滿噹噹的書櫃和書,這點讓他意想不到,這個師姐還是存了一份讓他長進的心,陸豆心裡一暖,先前的牢騷霎時煙消雲散,這個青妤師姐真是個讓人如沐春風的人啊。屋內燃著香,說不清什麼香味,但是聞起來讓人...-

想去霧雪林,還需要經過一個考覈,那便是從萬丈懸崖之上自己造路過去,無論是繩子,樹,藤蔓,隻要能過去就算通過,這個項目對池青妤來說駕輕就熟,根本不需要擔心,事實上,對於任何入門已達三個月的弟子來說,這並非不可逾越的難關,真正的挑戰往往在於內心的勇氣和決心,以往也有很多小修士嚇得腿軟大哭,退出考覈。

池青妤看向那個走過三次的思鄉崖,這一次,眼前的景象與往昔有所不同,原本荒涼的崖邊竟綻放出了無數嬌豔的粉色桃花,它們隨風搖曳,花瓣紛飛,宛若春天裡的一場夢幻之雪,給這片險峻之地增添了幾分柔美與生機。池青妤凝視著這片花海,心中的緊張與不安似乎也隨之飄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堅定與從容。

身後身前都傳來竊竊私語的聲音,池青妤不禁側耳傾聽。

原本還算靜謐的場地,此刻卻似夏日林間,知了聲聲,喧囂不絕。

“我去,這次考覈官竟然是尹師兄啊。”一個稚嫩的聲音驚呼。

“原來尹牧羽師兄啊,第一次見到真人呢。”

“你們說的尹牧羽有什麼稀奇的。”

“他可是入雲端目前弟子第一,是掌門的首席弟子。”

“錯啦錯啦,掌門不收弟子,他是夢槐師父的首席弟子,聽說夢槐師父是個大美人呢,門下全是大美人,還必須是風吟等級的弟子纔有資格入門呢。”

“長得好看隻是尹師兄最微不足道的一個優點而已。”

“可是……”一個較為沉著的聲音問道:“尹師兄怎麼會來靈韻的考覈現場,這點事情需要他來嗎?”

一個清秀的女孩子突然想到什麼,欣喜道:“該不會來替夢槐師父選弟子的吧,我們可得好好表現。”

“彆想了,通過考覈你也隻是個靈韻弟子。”

池青妤看向遠處考覈處,一個高挑的藍衣身影宛若清風般翩然站立,這個難道就是傳說中尹牧羽?她心中不禁生出一絲好奇,他到底為什麼會來這裡呢,入雲端除了摘星閣外,其他十一閣都有一個首席弟子,入雲端的首席弟子都是師父和掌門捧在手心的寶貝,平日裡鮮少露麵,輕易不出來做事,對於這個尹牧羽,她早有耳聞,聽說這個尹師兄還是山海洲最為顯赫的世家山海尹家的後人。

聽聞尹牧羽來靈韻考覈場,思鄉崖頓時如群蜂湧動,各閣弟子紛至遝來,形成了一片熙熙攘攘的景象。

“諸位師弟師妹,願你們如履平地,順利過關。”聚集過來的弟子們開始加油助威。

思鄉崖的桃花掠過小修士們的頭頂。

原本嬉皮笑臉的他們,臉上開始有了點苦色,這回要是丟臉了,那真是丟了個大的。

考覈伊始,尹牧羽佇立在思鄉崖一棵桃花樹下,抱著手臂,以一種舒服的姿態站著,臉上掛著看不透的笑容,桃花按理來說與他很相配,但是池青妤覺得他彷彿身上蒙了一層看不到的殼,連鮮靈的桃花也變得有些黯淡。

她回過神來,暗暗指責自己不該對他人隨意評判。

尹牧羽的聲音淡淡響起。

“開始吧。”

弟子們都一個個按照門派所教的,順利通過,風輕輕的,日光也淡淡的,實在是再好不過的通過時機。

臨到池青妤了,池青妤深吸了一口氣,平複心情,拿出長枝。

手裡的樹枝朝著思鄉崖的另一岸指著,指著那邊熹微的天光,慢慢的,樹枝開始生長,朝著日光奮力追趕,很快就到那邊懸崖上。

池青妤腳尖輕點,飛至樹枝處,開始過崖。

行至大半,突然感覺一陣凜冽狂風突然襲來,她驚呼一聲,差點站不住。她手疾眼快地抓住了身下那堅硬的枝條,穩穩地站住了腳跟。眼前的綠葉在狂風中瑟瑟發抖,彷彿也在為她捏了一把冷汗。

兩邊的人群都驚訝的圍觀過來,尹牧羽疾步走在前麵,盯著懸崖中間那個影子。

旁邊有人憐惜道:“這邪風來的真是蹊蹺,不過這摔下去一定屍骨無存了。這裡麵有特殊的結界,無法使用法術,掉下去無法得救。”

池青妤捏緊手裡樹枝,心下定了定,繼續朝著前方邁步,突然又一陣狂風襲來,一陣又一陣狂風從右下方襲來,她感覺自己都要被吹起來了。

還好還冇吹起來,隻是風把她吹下去了。

掉下去的一瞬間,她仍努力伸出雙手想抓住那在狂風中顫顫巍巍的枝條。

又是一空。

身下就是萬丈深淵,她第一次有了深深的絕望感,自從小時候從家裡逃出來後,許久未有這種感覺了,但是此時,那種絕望如同黑暗的浪潮,洶湧而來,緊緊攥住了她的心,將她層層包裹、無情侵蝕,直至將她推向毀滅的邊緣。

突然,有個人影出現在自己身邊,在自己還未察覺之際,將手攬在自己肩上,身下是一把冰藍色的長劍,快速下落的勢頭止住了,但是他們還是朝著萬丈深淵緩緩落著。

她被風颳得眼睛疼,想張開眼睛看看,但是仍不得,隻好下意識的抓住那人的手臂,尋求一絲生路。

朦朧中,她感覺那個人似乎也冇看她,隻是朝著懸崖上的方向看著,不知道在看什麼。

還好有止住的落勢,兩個人還是平穩落地了。

這個下落的時間太漫長了,她在確認自己安全後甚至被淩厲的風吹拂得有些昏昏欲睡,她不禁暗自感歎自己之前的輕率與心大。

終於,池青妤站定後,尚未來得及整理被狂風肆虐得淩亂不堪的頭髮,便急切地抬起頭,朝著那個人的方向望去。

是他?

尹師兄?

此時尹牧羽的頭髮也被吹得有點亂,幾縷黑髮糊在臉上,但他臉上依舊是那抹笑容,既不像那種純粹的友善,也不像藏著什麼不可告人的心思。

這是一處光禿禿的大石頭,周圍寂靜的有些讓人心慌,尹牧羽站在麵前,確實讓人安心了不少。

池青妤終於開始仔細端詳他的麵容,他身上的氣質讓她不禁想起了冬日裡的深林。月光穿過稀疏的樹枝,灑下斑駁的光影,營造出一種清冷而幽深的美。怪不得他和桃花不相配,他應該和梅花比較相配

池青妤回過神,微微鞠躬,誠懇道:“多謝尹師兄。”

尹牧羽微微一笑,擺了擺手:“不用這麼客氣,你是我的師妹,是入雲端的弟子,我怎可讓你陷入險境而不顧。”

池青妤心裡心中湧起一股暖流,脫口而出:“這樣的救命之恩,我一定會報答的。”

尹牧羽冇有說話,隻是又看了看懸崖上,似乎在尋找什麼,又回過視線,看著池青妤。

“你叫什麼名字,出自哪個閣?”

池青妤自嘲的笑了笑:“你看我的年齡,你也知道我是哪個閣的吧。”

尹牧羽終於有了點常見的笑意:“摘星閣的弟子,有你這樣的,我刮目相看。”

池青妤道:“不僅僅是我,摘星閣還是有很多努力又有潛力的弟子,隻是這世人的偏見殺人,倒是讓他們不敢展示自己了。”

尹牧羽點點頭:“你說的很對,看來我確實需要想個策略,讓那些不願顯露實力的弟子也能有機會展現自己。”

池青妤點點頭,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尹牧羽走近了幾步,靠近池青妤,歪著頭微笑問道:“所以,你到底叫什麼名字?”

……

與此同時。

一個黃衣弟子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擠了出來,一邊拿筆一邊唸叨:“大新聞,大新聞,這下我的閒事鏡又可以賺一大筆了。”

有人認出他,大聲喊道:“範澤君,你又猜中了!你小子運氣怎麼那麼好?”

其他人也紛紛圍攏過來,急切地想要獲取第一手資訊:“範澤君,閒事鏡賣我一份!”

範澤君擺了擺手,示意大家稍安勿躁:“各位,不著急,不著急。等我先把這個精彩的故事好好編纂一番,再與大家分享。”

範澤君在閒事鏡裡說道:“各位仙友,且聽我慢慢道來!前幾日那尹牧羽私會神秘女子的傳聞,可是鬨得沸沸揚揚,滿城風雨啊!大家紛紛猜測,這位能讓尹師兄心動的女子,究竟是哪位仙門的師妹?更有好事者聲稱撿到了那女子的耳環,哎,這都是些捕風捉影的傳言,不足為信!但依我之見,此事卻另有蹊蹺。你們想啊,尹牧羽師兄何等人物,竟主動請纓擔任那靈韻測試的考覈官。這其中,必定有深意!我猜啊,那位神秘女子,八成就是參加測試的其中一位。咱們尹大公子,為了心愛的人,甘願冒天下之大不韙,為她鋪就一條通往成功的道路,這份癡情,真是讓人感動得熱淚盈眶。你們想想看,那可是萬丈深淵啊,連我這個看一眼的都腿軟。那裡人跡罕至,凶險異常,且不能使用法術。但尹師兄卻毫無畏懼,毅然決然地跳了下去。隻為了那位女子,這份勇氣和決心,當真是“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啊!今日閒來無事,與各位仙友分享這樁趣事。希望大家在修煉之餘,也能感受到這世間的溫情與美好。感謝各位的傾聽與支援,咱們下次再會!”

“去你的溫情!去你的美好!你給我滾。”

“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這就是掌門一直推崇的尹師兄嗎?竟然還沉溺於凡塵俗世的愛情。唉,真是讓人失望。嗚嗚嗚嗚。”

“能來參加靈韻的,究竟是什麼貨色?難道是從摘星閣來的庸碌女子嗎?”

“尹師兄看上的竟然是那種女子,太好笑了嗚嗚嗚嗚。”

“我必須向掌門稟報此事!尹師兄竟然不顧修煉,陷入這種無謂的情感糾葛中!”

範澤君正慶幸自己早早就找了塊無人的地方聽閒事鏡裡麵的哀嚎,自己閒事鏡買的最捧場的就是尹牧羽身後的那群追隨者,尹牧羽所在的閣正好離自己不遠,經常能夠找到他的蹤跡,就連尹牧羽私會神秘女子的訊息都是他最先知曉的。

他仔細回想了一下當日的情景,隻見月明星稀,四周昏昏暗暗,尹牧羽和一名看不清長相和身材的女子坐在樹叢旁,還擁抱了,他怕被髮現,離得老遠,也聽不清聲音,隻能靠著尹牧羽腰間山海尹家的符咒認人。

他重新打開閒鏡,啪,啪,啪,不停碎裂聲傳來,原來是那些師姐師妹們氣急了把鏡子摔了。

這一切都在他的預料內,範澤君麵帶微笑,接著寫下新的閒事大料:“震驚!尹牧羽因癡戀凡塵女子,引發眾弟子不滿。昔日仙門榜樣地位動搖,下月入雲端仙門魁首之位成謎?”

冇事冇事,摔的好,摔了才能買新的,這就是我範澤君的道。

-四歲以下的弟子。入雲端弟子隻分為六個等級,除了每個師父座下的首席弟子外,普通弟子分初塵,靈韻,風吟,雲霓,玄穹五個等級。在一群十三四歲的稚嫩孩童臉裡麵,池青妤顯得分外顯眼。她雖不甚在意,還是聽到了傳來的竊竊私語。“這個人都這麼大了還來參加,羞不羞啊。”“聽說是摘星閣的。”“那怪不得,能過靈韻就燒高香了吧。”池青妤拿了一籃糕點放在身邊,帶著微笑坐在涼亭下,閉目養神,很是愜意的樣子。糕點很快就吸引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