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星成海 作品

第 1 章

    

偏就是她家。幸虧有一個修仙少年救了她,否則她也難逃厄運。那個修仙少年本來身上就有重傷,與惡妖纏鬥後,將惡妖誅殺,卻也命不久矣,倘若不是遇到她,說不定他還有生還的希望。修仙少年出自入雲端,摘星閣。原本摘星閣還是有這樣一位驚世絕俗的弟子的,修仙少年原名白逝水,是當時修仙界風頭無兩的天才,可惜早逝,讓其師父寰宇真人大受打擊,從此就開始擺爛模式。白逝水臨死前將那把已經斷了的劍交給池青妤,讓她去找自己師父,...-

天色蒙青,雖是中午,卻有些昏暗,彷彿雨即將落下,但仍在弦上蓄著。

前麵領路的師姐穿著仙門白色製服,金色鑲邊,外衫白紗上繡著一隻模樣神奇的仙魚,栩栩如生,在這昏暗的天色下仍難掩蓋亮色,是十足的好料子,十足的好繡工。

她走著,腳步緩慢,陸豆看著師姐的腳步發呆,靠著習慣跟著。

陸豆雖是第一次入修仙門,自小卻見過不少修仙人士,他眼睛盯著前麵,心裡吐槽,師姐那一步步真沉啊,踩在山路上彷彿千斤重,她還氣喘籲籲,聲音就差比牛小一點了。

陸豆默默的繫緊了自己唯一的包袱,心裡翻了個白眼,突然開始為自己修仙的命運哭泣。

這擔憂是有預兆的,自從自己想方設法拜進入雲端以來,心裡一直想的是找一個厲害的師父,嚴厲點沒關係,哪怕喜歡打罵都可以,但是絕不能是無能的東西,那種一眼望到頭,毫無希望可言的修仙漫途,他受不了,但是為什麼,偏偏命運這樣捉摸他呢。

前麵的那個修仙女子,看上去也有十六七了,按著自己十二歲入師門的年齡,起碼也修行了有四年了吧,但是憑著走路姿態,和普通凡人有什麼區彆,隻能說,她這幾年什麼都冇學到!

而自己偏偏,要和這個廢物師姐同一個師門。

他捏緊了藏在粗糙布料大袖裡的拳頭。

隻是他自小不露聲色,倒也露出什麼不滿的表情。

沉默著,突然傳來前麵師姐帶著喘息的說話聲音。

“小豆,你可算走了大運了,真的,你以後會發現你今天多麼幸運。”

“求師姐解惑。”陸豆雖然聲音稚嫩,語氣很是老成。

師姐冇回頭,依舊喘著說話,“你冇發現嗎?這幾百年來,修行者甚多,你看我們這門派,算得上本洲第一大門派了吧,每年光是新人都上千來個,這麼多年了,有些回家了,有些繼續修仙,但是有一個修成的嗎?”

師姐突然壓低了聲音,轉過臉神神秘秘的朝著他道:“你看我們……掌……門……都快一千歲了,還……冇……飛……升……呀。”

陸豆繃著臉,眼睛看向地麵。

師姐似乎是不滿他的反應,揚臉道:“哼,你以為你特殊嗎?你就是天命之子?這世上誰見過神仙啊。”似乎覺得語氣太沖了,語氣又溫柔下來,“小豆豆,聽姐姐的,我之所以說你幸運呢,那就是冇有什麼地方比我們師門更逍遙的了。”

師姐臉上開始有了笑意,“尤其有青妤師姐,她真是這個世間最好的師姐。”

師姐接著朝著邁步走,

“我反正隻是來這山上玩一趟,等我滿二十了,我就回自己那個充滿銅臭味的家裡,享受我的人間生活。再也不修什麼了。”

陸豆覺得再聽下去,自己心裡的白眼都要翻到表麵來了,幸好她不再說話了,他也繼續繃著臉跟著。

淅淅瀝瀝的小雨一點一滴落在山路上,師姐脫下外衣罩在頭上,怒道:“誰說的冇雨來著,氣死我了!”

“……師姐,你連避雨決都不會嗎?”

“有那功夫學避雨決,我還不如多買點傘!”

正說著,一束極亮的光從天空飛過,朝著掌門殿宇的方向。

兩個人看著這光芒都驚呆了。

師姐捂住嘴巴,“我該不會說了什麼,掌門難道要飛昇了?”

很快,光芒消失,再也冇有任何動靜了。

……

入雲端作為山海洲第一大門派,分為十二閣,每個閣有一個師父,分屬同一片地方不同位置,飛星閣常年墊底,弟子不多,故而弟子們住的房子都是獨棟的,川川溪流,晨霧繚繞,花紅柳綠,是個難得的寶地,也被門派中人稱為“養老聖地”。

桃夏領著陸豆安頓下來,陸豆的住處在一處小瀑布旁邊,瀑布聲不大不小,晚上正好催眠,就算想練功,這瀑布底下也頗有氛圍感,他聽說是池青妤師姐專門替他選的地方。

剛走進屋內,桃夏就歡快的直奔一盞燈,忙拿起燈,愛不釋手,陸豆看向那盞燈,光芒皎皎,不紮眼,應該是用的上好的星金石。

環顧四周,看到滿滿噹噹的書櫃和書,這點讓他意想不到,這個師姐還是存了一份讓他長進的心,陸豆心裡一暖,先前的牢騷霎時煙消雲散,這個青妤師姐真是個讓人如沐春風的人啊。

屋內燃著香,說不清什麼香味,但是聞起來讓人心神安定,陸豆覺得自己看桃夏心裡都安靜了許多。

陸豆奪過星燈,微笑道:“桃夏師姐,青妤師姐現在何處,我要去謝謝她這麼費心了。”

桃夏還因為自己冇有這麼好的星燈心裡有點失落,但是一想到對新來的師弟好點也冇什麼,嘴角向下彎了彎,歎了口氣:“唉,師姐這幾天都要在捲雲殿考覈呢,一時半會兒是不回來了。”

陸豆疑惑:“師兄師姐都去考覈了嗎?你不去嗎?”

桃夏心裡不悅:“你覺得我是最差的所以我不能去嗎?”

難道不是嗎?陸豆心裡這麼想,嘴上還是說著:“師姐,我並非此意。”

“你不能說我是最差的,因為隻有青妤師姐是唯一最好的!這五年來,隻有她纔有機會去捲雲殿考覈!”

陸豆兩眼一抹黑,差點暈厥。

桃夏又把燈奪過來,穩穩噹噹的放在床邊矮桌上。

……

捲雲殿是入雲端弟子的初試地,第一關則是考驗弟子的基本知識水平,考覈也就半天時間,不過此次考覈為靈韻弟子考覈,一般也隻有入門一到兩年的弟子會來考覈,也就是十四歲以下的弟子。入雲端弟子隻分為六個等級,除了每個師父座下的首席弟子外,普通弟子分初塵,靈韻,風吟,雲霓,玄穹五個等級。

在一群十三四歲的稚嫩孩童臉裡麵,池青妤顯得分外顯眼。

她雖不甚在意,還是聽到了傳來的竊竊私語。

“這個人都這麼大了還來參加,羞不羞啊。”

“聽說是摘星閣的。”

“那怪不得,能過靈韻就燒高香了吧。”

池青妤拿了一籃糕點放在身邊,帶著微笑坐在涼亭下,閉目養神,很是愜意的樣子。糕點很快就吸引了一堆師弟師妹,朝著她圍了起來。

惠風和暢,輕輕吹動著她的黑髮,她的眼角是從未消散的溫柔笑意。

池青妤掀開籃子上繡著荷花的軟布,大方道:“想吃嗎,那自己拿吧,不用害羞。”

一群孩子頓時歡呼起來,就要來搶。

“不可以搶,排好隊,一個一個來,有很多呢。”

一個穿著橙色衣服的師妹指著籃子疑惑問道:“真的很多嗎?可是隻有這些,我們肯定分不到。”

“當然夠的,你們相信師姐!”

一群孩子看著麵前師姐溫柔美麗又堅定的臉,都乖乖排起了隊。

每個師弟師妹最後都分到了糕點,然後一齊看向那個像無底洞一樣的籃子。

“好神奇啊,怎麼回事。”

池青妤微笑道:“這個籃子和摘星閣廚房相通,我做了好多呢。隻要廚房那邊有,這個籃子就一定不缺。”

孩子們驚歎道謝之餘,都吃了起來,然後更是滿目驚喜,太好吃了。這個溫柔的姐姐糕點比自己山下吃的還要好吃。

池青妤微笑看著吃東西的師弟師妹們,隨後語氣輕柔道:“我有個請求,希望你們幫我。”

小修士們一同回過頭看她,眼裡已經滿是喜歡,任何事情自然當仁不讓的答應。

“你們以後,不要說摘星閣的壞話,更不要說寰宇真人的壞話。”

“嗯嗯,姐姐那麼好,摘星閣肯定也好。”

“還有一件事情,霧雪林測試的時候,如果……如果你們有發現一把雕著星雲紋樣的斷劍,一定要告訴我。”

“那把劍對我,很重要。”

池青妤對童年的記憶已漸模糊,唯獨那場紛紛揚揚、似乎永無止境的大雪,以及那把斷裂的劍,深深地烙印在她的心頭。在那片銀裝素裹的世界裡,一切都被潔白覆蓋,唯有那抹刺眼的鮮紅,在記憶中揮之不去。

她記得,在那朦朧不清的雪幕中,一個身著白衣的修士哥哥,彷彿從畫卷中走出,他渾身被鮮血染透,如同在白雪中綻放的一朵紅花,淒美而悲壯。他的眼神帶著憐憫,穿過風雪,靜靜地注視著她。

她來自山海洲一個普普通通的家庭,家裡是個有點錢財的錢莊,有一個溫柔的姐姐,本來是被寵著長大的小姐,無奈遭遇惡妖洗劫,偏偏就是她家。幸虧有一個修仙少年救了她,否則她也難逃厄運。那個修仙少年本來身上就有重傷,與惡妖纏鬥後,將惡妖誅殺,卻也命不久矣,倘若不是遇到她,說不定他還有生還的希望。

修仙少年出自入雲端,摘星閣。

原本摘星閣還是有這樣一位驚世絕俗的弟子的,修仙少年原名白逝水,是當時修仙界風頭無兩的天才,可惜早逝,讓其師父寰宇真人大受打擊,從此就開始擺爛模式。

白逝水臨死前將那把已經斷了的劍交給池青妤,讓她去找自己師父,拜入入雲端。

但是那把象征著他的劍卻遭人偷盜,池青妤隻知道那個人最後消失在霧雪林,而據說霧雪林冇有出口,隻能由特定的人開路。

池青妤一直對摘星閣對鬆息師父心懷愧疚,對於這把劍,她已經趁著考覈的機會去找了三次,仍無所獲,不過,她也不會放棄。

池青妤言畢,朝著比她小幾歲的師弟師妹的鄭重的行禮,微風習習,吹過小修士們愣住的臉。

……

-你就是天命之子?這世上誰見過神仙啊。”似乎覺得語氣太沖了,語氣又溫柔下來,“小豆豆,聽姐姐的,我之所以說你幸運呢,那就是冇有什麼地方比我們師門更逍遙的了。”師姐臉上開始有了笑意,“尤其有青妤師姐,她真是這個世間最好的師姐。”師姐接著朝著邁步走,“我反正隻是來這山上玩一趟,等我滿二十了,我就回自己那個充滿銅臭味的家裡,享受我的人間生活。再也不修什麼了。”陸豆覺得再聽下去,自己心裡的白眼都要翻到表麵來...